蓝瑾笙

社会是正常的,我是残缺的。

昨晚做了个好梦,我梦见自己不知和谁在一家饭馆吃饭,那里阳光充沛,照的整个饭馆很是明亮,我身旁有一株绿植,在阳光中更显碧绿,整个环境也没有什么嘈杂声,间或有杯盏相撞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,配着人们的低低的交谈声,让人感觉很是惬意。只有时光像蜜糖一样在我周围缓缓的淌。

今天晚上在刷牙前抓紧时间扒了两口西瓜🍉,然后怀着今晚可能会频繁上厕所的担忧和剩下的西瓜🍉明天要被扔掉的悲伤睡觉了。

当期望落空时,换来的是双倍的失望以及一点“不过如此”的索然无味来充当安慰。

最近每次去金顶和汤池乞讨总会被道长讨债,心塞塞。

这位大哥站在房顶难道是为了监工?